儿童文学中的文章《折纸

时间:2019-09-08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那时秦渐离正在浏览网页,眼睛盯着电脑屏幕,左手伸去摸易拉罐。接着手指一阵刺痛,他这才想起刚才没拉好,拉破了罐口。

  手掌失衡地寻找支撑点,流血的手指正好压在电脑的USB接口上。电脑叮的一声,弹出一个新图标。图标上还有说明:“发现新硬件,正在安装新硬件所需的驱动。”

  秦渐离一愣,这是发现即插即用硬件的提示,可自己并没有插USB设备,只有手指按在上面……莫非,血液与USB连通,电脑把自己当成了一台设备?

  脑海里浮现出“触电”两个字,秦渐离吓得急忙缩回手。然而电脑并未受到影响,而是改变图标,说明文字也相应变动:“已完成安装,您可以使用新设备了。”

  秦渐离好奇地打开“我的电脑”,只见上面确实多了一个U盘的标志。目光落在USB接口,上面残留着血迹——难道被识别为U盘的,是它?

  点击打开U盘,只见里面有一个文件。没有后缀,所以看不出属于什么格式。对于看不出格式的文件,第一反应是当作文本文件打开。用文本编辑器打开之后,秦渐离不禁一呆:里面的内容居然是可读的,是一段超长的程序!

  “血液编码?”秦渐离感到自己无意间推开了一扇门,一扇有关生命奥秘的大门。那个文件足有几百兆之巨,这得有多少行编码啊!

  从头研读,发现能看懂,但此程序与普通的电脑程序略有不同。前期变量的设定,不是“X”等于多少,“Y”等于多少,而是将“性格”、“幸运指数”等等都编写了进去。这让秦渐离更加确定,这是一段生命程序;程序的主人,就是自己。

  有人说,一个人在出生时,他一生的命运已经确定了;现代基因技术也认为:一个人什么时候生病,能活多长,在精子与卵子亲密接触时便已确定。秦渐离花了几天几夜的时间研究自己的血液程序,发现这种说法既对,又不对。

  程序是按年龄编写的,五岁发生什么事,十岁发生什么事。但事情并非铁定,而是有无数个“IF”语句。比如他十岁那年,“IF”(如果)去春游,则可能发生危险;“ELSE”(否则),将平安度过。在“春游”的子程序里,“IF”出于调皮而去攀险峰,则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摔下山崖;“ELSE”则无事;在摔下山崖的语句中,“IF”及时叫来救护车,则有百分之六十三的几率生还,“ELSE”,则必死无疑……

  秦渐离吓出一身冷汗!学校年年都有春游,十岁那年他确实产生了脱离队伍逞英雄的想法。后来被老师发现拽回来,他还老大不高兴……没想到老师是拽他脱离死神!

  所以说,你一出生,命运就已经确定;但命运又充满无数不可预测的分支,令你的人生捉摸不定……

  “但是,现在我的命运就摆在眼前!”秦渐离激动地想,“如果我改变其中的语句,岂非就可以改变我的命运?”

  手指激动地敲击“Backspace”(退格)键,十岁那年的语句真的被删除了!这说明人生程序是可以改变的!但是当他想写入新的语句时,手指不禁微微颤抖。

  “万一……”他担心地想,“万一我改变人生程序,就象十岁时一样,将自己引入危险呢?”

  关于人生程序,存在着太多的未知数。比如说你改变十岁的事情,难道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真的会随之改变吗?还有这里面似乎存在着一个类似“时空悖论”的BUG(错误):假如你写自己十岁时摔死,那么你既然已经死了,怎么可能在十岁之后修改程序让自己摔死呢?如果没摔死,你又会在十岁之后修改程序,让自己十岁时摔死……

  由于无法解决“时空悖论”的问题,有些科学家就认为:“凡是触发时空悖论的人,必将自取灭亡。”

  于是,他想到了别人。这样做有一个好处:如果发生错误,他还可以修改程序纠正;如果错在自己身上,则再也没有机会改正了。

  他的目标锁定在丁薇身上。丁薇可以说是那种“命运不公”的女生,长得非常漂亮,学习好,人也很文静,可家庭情况极差:父母离异,抚养她的母亲又在离婚后忧郁过度死去。秦渐离亲眼看见丁薇中午躲在女厕所门口,吃馒头夹咸菜当午餐。

  “如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段程序,”秦渐离设想,“那么让丁薇的程序与富人的程序发生关联,就能改变她的命运吧?”

  秦渐离并不能预测未来,他只能改变过去。前些日子有一条轰动的大新闻:一位老人心脏病发作倒毙街头,事后才知道他是亿万富翁。如果改变丁薇的人生程序,让她在老人病发时出现在现场,以丁薇的性格,一定会抢救老人。于是出于感恩之心,老人给丁薇不菲的报酬……这不就成功了?

  秦渐离给自己拟定了行动计划:一、从丁薇身上获取血样;二、分析并修改丁薇的人生程序;三、将修改后的血样注入丁薇身体,希望修改后的血样能象电脑病毒一样,快速复制自我,改变丁薇的人生程序。

  当然,选中丁薇,也因为秦渐离对她有一种奇妙的感觉。这种感觉到底是同情还是爱情,他不清楚,因为他不知道爱情应该是什么样。

  采血的最佳时机,莫过于早读之前。那时候同学们忙着交作业、收作业,还有埋头复习昨天课程以备老师提问的,教室里乱得一团糟。秦渐离早已准备好器具,就是捏在手心里的一根针头。他假意交作业,途径丁薇时,身体猛地一歪,针头刺入丁薇娇嫩的皮肤。

  丁薇当然疼,因为针刺进去了嘛。但人家主动道歉,你就不好说什么。丁薇只是把手收回去抚摸,低头道:“没关系。”

  中午回家,秦渐离将丁薇的血样溶化在纯净水中,注入改造后的U盘。人人都用U盘,却极少有人拆开来看。其实U盘犹如红白机的游戏卡,看起来很大,里面就一个小芯片而已。秦渐离将芯片取下,将外壳密封,只留一个注入孔。“U盘”插入USB接口,电脑上如期地出现驱动盘符。

  这回里面有两个文件,其中一个是水分子的立体结构图。秦渐离打开丁薇的人生程序,找到富翁发病那天。

  说实话,丁薇距离财富不是一个ID的距离,而是孙悟空的十万八千里。按照程序设定,那天她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去牛猛家帮他补课。

  秦渐离无意中探知了丁薇的秘密:她经常帮有钱的同学补课,补课费就是她的生活费。

  秦渐离将丁薇那天的所有“IF”全部删除,重新加入一段程序,强令丁薇在合适的时候,出现在合适的地点。

  下午有体育课,一般男生女生是分开活动的。不喜欢几十个人抢一个球的秦渐离,今天特意去踢足球。虽然球技欠佳,但他拼抢积极。不论球飞得多远,一肖中特!他都不要命地去追赶。这一追,就“很巧”地撞到了女生群中的丁薇。丁薇一挨撞就发出惊叫:“哎哟!”

  “对不起对不起,”秦渐离知道新程序已经成功注入,“你是不是觉得被刺了一下?那是因为我身上有静电。”

  被发现了!秦渐离不知怎样回答才好。这时候他突然发现丁薇的身体开始颤抖,脸部肌肉开始扭曲!

  “程序发作了!”秦渐离心说,“那段程序如同电脑病毒一般,吞噬原先的程序,并且自我复制!”

  接着,四周的场景模糊起来,同学们如走马灯般飞速变幻,只有他们两个站立不变。当一切停下来之后,下课铃响起。

  丁薇急匆匆跑了,秦渐离知道她要去做什么——替牛猛补课。他下意识地抬手看表:4月23日,两个月前,富翁发病的日子!

  后面的事情如期发生:在去牛猛家的路上,丁薇莫名其妙地改变了路线。在街头,她发现一位老人捂着胸口倒地,痛苦不堪地呻吟。她用胸膛拦住一辆轿车,护送老人到医院。老人得救了,收丁薇为干女儿,并且将一半的财产拨到丁薇名下。老人是亿万富翁,一半财产你可以算算是多少。

  不过轿车在飞驰过程中,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。司机心虚地说撞到了狗,丁薇也没看清,因为她的心思全在老人身上……

  “更改血之程序,竟然能改变人的命运,还能回到过去!”秦渐离惊叹,“可惜丁薇并不知道我帮助了她,知道的话,说不定以身相许呢……别做白日梦了,现在人家是亿万富翁的千金大小姐!”

  “大小姐,”课间,秦渐离对丁薇说话,“现在不用替牛猛补课了吧?对了,今天怎么不见牛猛?”

  “我没去补课,牛猛跑到街上等我。我当时正在车上救我干爹,牛猛透过车窗看见我,跑到马路上招手。那司机刹车不及,将牛猛撞倒,牛猛他……”

  改变丁薇的程序,同时也改变了牛猛的程序!人生程序绝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,因为每个人都是程序,每段程序相遇,都会产生不同的连锁反应!

  路边灌木葱葱,路上车水马龙。你一点也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车祸,一位翩翩少年的生命,就在此丧失。只有路边被冲刷过的土地,依稀浮现出淡淡的血迹。

  依靠这些已经干涸的血,秦渐离很难得到牛猛的人生程序。惟一的办法,就是找到牛猛的尸体,从尸体上得到血样。

  “我是他最好的朋友,想看他最后一眼。”为了拯救牛猛,秦渐离不得不撒谎。其实秦渐离最好的朋友是电脑,他平时很少与牛猛说话。

  “想看最后一眼,葬礼上看,”警察道,“我劝你别在这时候看尸体,因为已经解剖了,你看过以后最少三天吃不下饭,还能把三天前吃的东西都吐出来。”

  秦渐离这才明白警察为什么不让他看,居然是替他着想。他这辈子从没见过死人,确实有些害怕。

  “再说了,”警察做出送客的姿势,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就算看他一眼,又能怎样?”

  秦渐离差点说出:“我看他一眼就能让他复活!”但警察的话启发了他:牛猛的血液已经失去活性,从死人身上抽出血液再注入死人体内,是否能达到程序复制的目的?

  其实,他需要做的只是回到过去,避免牛猛走上马路而已。这似乎不一定要通过牛猛本人来实现。

  秦渐离伸出手,警察条件反射地与他握手。一握之下,警察猛地甩手,“哎呀!”

  回到家,秦渐离立即分析血样,得到警察的人生程序。研读之后,秦渐离不禁感叹:这警察的程序,简直就象杀毒软件!只不过杀毒软件杀的是电脑病毒,而警察杀的是罪犯!他们“杀毒”的原理是一样的:发现符合“病毒特征”的程序(人),立即展开追捕!

  “幸亏我没有那些特征!”秦渐离手心冒出冷汗。他当然不会改变警察的“杀毒引擎”,只是修改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事件,那事件发生在车祸之前。

  再次回到警察局,那警察这次可没那么好的脸色,与秦渐离保持着距离,冷冷地说:“你又来做什么?尸体已经运去殡仪馆化妆了。”

  “我不是来看尸体,而是来看你的,”秦渐离实话实说,“上次我刺了你一下,这次来向你道歉。”

  秦渐离故意压低声音,警察不由自主地凑上来。秦渐离扬起手,猛地在警察肩膀上一拍!啪的一声,修改后的血样注入他的身体!

  警察大怒,正要扭住秦渐离,周围的场景突然急速变幻!停下时,他已经置身商场!

  “我记得要给儿子买件礼物……”警察疑惑地说,“可是,这件事好像发生过?”

  秦渐离在街头奔跑,他从没象今天这样跑起来不知疲倦。他跑过丁薇,又跑过亿万富翁——没关系,富翁发病的时候,丁薇会去救他的。然后又跑过几条街,来到车祸发生地点——此时车祸尚未发生!

  嘿,这家伙到底是补课还是看美女?尽管如此,你还必须救他,因为他的死,是你修改丁薇程序一手造成的!

  “你咒我啊?”牛猛瞪眼,“啊,我明白了!你是看丁薇替我补课,吃醋了是不是?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扰乱我和丁薇的约会,我就揍扁你!”

  揍?如果打起来的话,倒是不会发生车祸了。秦渐离将计就计,“那好,找个僻静的地方,我们用男子汉的方式解决问题!”

  “哼,不堪一击!”牛猛不屑地撇嘴,“奉劝你从电脑前抽点时间出来,多锻炼!”

  秦渐离坐在地上,屁股冰凉,眼前发花。这时他听见牛猛扬手喊起来:“喂,丁薇你迟到了,我要扣你工钱!”

  抢救亿万富翁的车风驰电掣而来,牛猛迎了上去!当他就要踏上马路时,小腿被什么拖住,扑嗵一声摔了个狗啃屎!

  “我跟你说过,会发生车祸,”秦渐离抱着牛猛的腿说,“我救了你一命,你怎样感谢我?”

  现在,亿万富翁得救,丁薇成了他的干女儿;牛猛虽然摔断了门牙,却保全了性命。秦渐离的改变人生行动,获得圆满成功。

  那天他有些自鸣得意,敲敲丁薇的桌子说:“你当然不知道是我改变了你。我的要求不高,只要送我一台高级电脑就行。”

  “什么?”秦渐离简直说不出话来,“我救牛猛,好像与你干爹的人生程序不发生关系吧?他怎么会……”

  牛猛现在的样子,一点也不牛,一点也不猛,而是畏畏缩缩,象个被当场擒获的小偷。

  “我……我哪知道会闹成这样?”牛猛结结巴巴地说,“我不过是跑去找丁薇,质问她为什么不来补课,还雇了杀手想用车撞死我……”

  “然后……”牛猛说,“然后我气不过,就跑去报社,把整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他们。记者发现故事中又有俊男美女,又有朦胧的爱情,还有金钱富翁,更有一个能预知未来的神秘少年……”

  “你不是说我会出车祸吗?”牛猛点头,“记者写了一篇充满悬疑的稿子,发表在当地报纸娱乐版上。结果,就有人知道那个天天准时散步的老人,居然是个患有心脏病的亿万富翁。对于歹徒来说,心脏病患者是最好的劫持对象,因为他本人和警方都怕心脏病发作,会非常合作。”

  秦渐离这才明白事情的缘由,他怎么能想到,改变牛猛的人生程序,也因此而改变了富翁的程序呢?现在这三个人的人生程序纠缠在一起,分也分不清。

  “如果上天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,”秦渐离心想,“我一定不会去修改任何人的程序!”

  “警方已经发现了歹徒的藏身处,将他包围了,”丁薇说,“但他们不敢行动,怕歹徒丧心病狂撕票,或者我干爹心脏病发作……”

  歹徒藏身在一栋安居楼里,所有居民都已安全撤离。警察将安居楼包围,在远处更高的写字楼顶,还安插了神枪手。

  那个曾被秦渐离针刺的警察拿着喇叭喊话:“赶快投降,不然你就是死路一条!”

  破碎的窗口上,亿万富翁被推出来。歹徒拿枪抵着他的脖子,躲在他身后大喊:“要死一起死!”

  亿万富翁明显露出心脏病发作的前兆,脸色都紫了。丁薇以手掩面,蹲在地上抽泣起来。

  秦渐离的大脑则象奔腾9代一样高速运转着:“从富翁身上抽血,那几乎不可能;从歹徒身上抽血,一样不可能。惟一的办法,就是从别人身上抽血,从而回到绑架发生之前,阻止绑架。丁薇、牛猛、警察,我不想再影响他们的人生了。最合适的人选,就是我自己!”

  秦渐离回家,抽自己的血。研读自己的人生程序时,他突然产生一个绝妙的主意:“如果把我换成罪犯,我是绝不可能伤害富翁的——这不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?”

  他删掉大段程序,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改写成自己持枪绑架了富翁。当然,歹徒的人生程序也是绑架富翁,但如果秦渐离的程序足够强悍,就能象病毒一样吞掉歹徒的程序,取而代之!

  为此,秦渐离在自己的人生程序中,还加入了一段吞噬程序。他的人生程序,足足象一段病毒程序了!

  一睁眼,他来到了安居房小屋中!手中握一只土制手枪,另一只手扭着亿万富翁。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,就是那个歹徒。此时他正一脸疑惑,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赤手空拳出现在这里。

  “没事了!”秦渐离推着亿万富翁,一起出现在窗前。他松开富翁,将土枪抛出窗口,并作出投降的姿势。

  这一刹那间,他突然感到世界出奇的静。一片寂静中,他听见子弹破空的嗤嗤声。他忽然想起写字楼上安插了神枪手,他本以为他们不会开枪的……

  砰的一声,秦渐离倒在血泊中。除了他,没有人知道血液中流淌的是复杂的人生程序。

  杂乱的脚步声,蜂涌而至的警察。丁薇和牛猛也出现了,满面惊骇地望着他。很奇怪,他还看见几个飘忽的黑衣人,他们似乎可以随意穿越忙碌的众人。

  “快死了,”另一个黑衣人说,“这小子简直就象一个BUG,竟然堪破了我们设置的程序。”

  “这些事情,不是普通人应该知道的,”第一个黑衣人说,“幸亏我们修改了神枪手的人生程序,借他的手结果了他。”

  “是的,在正常情况下,歹徒投降,神枪手是不会开枪的,”第二个黑衣人说,“不过事情解决了就好,从现在起出生的人,人生程序都要加密。”

  秦渐离竟然笑了起来,鲜血顺着嘴角流淌。孔子曰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这个“道”,被很多人解释为“道理”。其实“道”的意思,是“宇宙和人生的奥秘”。无意间,他竟然撞开一扇大门,了解了孔子一生苦苦追求的东西,看来他死而无憾了!

  不对,他了解的只是人生程序,是冰山的一角。如此复杂的程序,是谁编写的?那些黑衣人?他们是谁?他们为什么要编写人生程序?我们和他们,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?


香港黄大仙| 香港九龙论坛| 香港金手指网站| 搜码网| 香港二四六天天好彩| 三码王朝| 大赢家论坛| 六合开奖结果| 铁算盘开奖结果| 开奖记录| 香港黄大仙| 正版赌侠诗| 香港赛马会| 今晚开码结果查询2017| 牛魔王港台神算| 天机报| 搜码网平特一肖| 状元红论坛| 铁算盘管家婆彩图| 黄大仙|